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第四届北京诗歌节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成为绝对主角

  北京高校诗社:“抱团取暖”下的理想与浪漫

  ▲朱贝骨诗社合影

  ▲朱贝骨诗社获北京诗歌节“最佳高校诗刊奖”

  ▲诗刊

  ▲诗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现代诗歌的黄金时代,《神女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经典名篇层出不穷,舒婷、北岛、海子、顾城等优秀诗人纷纷涌现,因此在那时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群体中,通过写诗的方式来言志、抒情是一种时尚潮流,“诗人”在大家心目中更是一个崇高的称号。各大高校基本都创立有自己的诗歌社团,学子们对此也都报以极大的热情。据说这些诗社每每举办活动时,都能吸引成百上千人参与其中。

  然而随着时代的更迭和社会的演变,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娱乐的方式越来越丰富,诗歌也由此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现在的大学生们成长于网络时代,早已习惯了网上追剧、电子阅读,亲友恋人间传情达意有朋友圈、微视频等更直接、更快捷的途径。在这么一个令人目不暇接、凡事以效率为先的世界中,年轻一代里还会有人喜欢读诗和写诗吗?答案是:有的!

  不久前举办的第四届北京诗歌节上,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就成为绝对主角,来自十余所高校诗社的学子们和芒克、树才等老一代诗人同席对话,以他们充满青春朝气的作品和创作理念,让大家看到了诗歌传承不衰的魅力和希望。中央民族大学朱贝骨诗社夺得了本届诗歌节特设的“最佳高校诗刊奖”。“朱贝骨”是藏语音译,意为“永生”。正如这个名字一样,诗歌或许正在远离我们的视线,但却从不会缺席。

  ■不满“学生腔调”“愤青话语”

  朱贝骨诗社于2004年9月创立于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不久后《朱贝骨诗刊》创刊。当时的发刊词里写道:“真诚的诗歌语言,以及其所彰明的思维向度与生存姿态,正是对人云亦云的强力拒绝。优秀的诗歌作品具备直面并整合现实复杂性的品质,并能敏于发现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秘密’与‘神奇’,传达诗人对世界的独特认知。秉持上述的诗歌观,我们,几个高校诗人,朱贝骨诗社同仁,决意创办《朱贝骨诗刊》。不满于‘学生腔调’或‘愤青话语’,面对现实生活的高速与琐碎,坚持耐心的体会与表达,理应成为我们努力的方向;而对于无病呻吟或空泛赞颂一类的伪诗,我们则力求规避,与之保持清晰的距离。”

  起初的《朱贝骨诗刊》设定为双月刊,每刊50页,选取诗作大概20首,稿件来源主要为约稿所得,约稿对象是校园诗人和部分青年写作者,在征稿函中特别注明了“无稿酬”。诗刊分为“诗家园”“诗河畔”“诗漂流”“诗面孔”等栏目,除诗社成员作品及各高校和中央民族大学其他优秀稿件之外,还会选发部分少数民族语言和外语的翻译、原创诗歌,以及个人诗歌创作谈和诗歌评论等。这些设计看起来很是像模像样,就一份校园刊物而言可以说非常不错了,和正规的文学杂志相比也不差多少。但事实上,由于那时诗歌已经步入衰落期,这样的理想规模和状态并未持续多久。

  当北京青年报记者问起诗刊现在的情况时,现任诗社社长周子晗惋惜地说:“怎么可能还有双月刊,早就变成双年刊啦,这次诗歌节上获奖的《朱贝骨诗刊·柒》还是2016年出的。”甚至现在连双年刊都不一定能保证,周子晗说原打算今年推出的新一期诗刊还未进入付印阶段,看情形要拖到明年才能出来了。至于原因,他介绍,负责诗刊编辑工作的人本来就少,只有他和一两名诗社骨干,大家平时还要忙于学业和诗社日常事务,做诗刊只能见缝插针地抽时间。另外资金也是个问题,诗社平时活动的资金就都是靠向师生们众筹得来,出诗刊的费用还需专门再去筹集。

  ■抱团取暖

  不过周子晗从未对此感到过沮丧,相反他对诗社近些年的发展觉得还比较满意。上个月诗社刚刚完成了今年的社团招新,报名参加的新生有四五十人。据周子晗讲,他进入诗社的两年多来,基本每年招新的人数都保持在这个数目左右,和其他社团相比并不算太少。诗社每周五晚定期举办读诗会,选取一两首经典诗篇或是学生们自己的作品,让大家品读过后各抒己见,从创作技巧、立意等方面展开探讨。“不管新成员还是老成员,看到大家每次都准时来参加,态度也都很认真、很有热情,我还是挺感动的。”

  对于北京高校诗社和诗刊的整体状况,周子晗持乐观态度。他说就自己的了解,北京各大高校现在大部分还都保留有和诗歌相关的社团,比如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工业大学等,而且这些诗社互相之间都有联系,很团结,经常会通过微信群等方式进行沟通交流。“像我们正在做的这期诗刊,就是用微信向外校征稿的,诗友们也都乐于捧场,发给我们的都是这一两年来他们积累下的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

  另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些高校诗社大多也都有自己的诗刊或是侧重于诗歌类的文学刊物,比如去年的第三届北京诗歌节上,就有19所高校诗社带来了其编辑、出版的13种诗歌刊物,其中有的已经坚守多年,如今仍在焕发生机,最具代表性的包括中国石油大学海燕文学社的《海燕诗集》、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的《未名湖》等。与海燕文学社同时诞生于1954年的《海燕诗集》自1992年起经历过两度停刊,2016年正式复刊后每年会出春季、秋季两期,去年9月的秋季刊印数达500册。时任文学社社长吴建邦说:“这是我们石油大学的原生态刊物,很多校友都想把它珍藏起来。”创办于1956年的五四文学社在1979年推出社刊《未名湖》,后来也遭遇停刊,2005年得以复刊,此后除偶有间断外,基本做到了每年一期。该刊物简介上自豪地宣称:“《未名湖》汇集了北大最优秀的诗歌写作者。”

  ■反抗晦涩人生的生存方式

  已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30年的诗人树才当年便是通过校园诗社活动爱上了诗歌,回首往昔,他有着无限感慨,“大学校园一直是诗歌的萌发之地,回想起我上大学的时候,虽然已经过了几十年,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理想主义精神的激烈撞击。思想活跃、感触敏锐的大学生们组织起一个个诗歌社团,创办了各种诗报诗刊,举办朗诵会、研讨会等各式各样的诗歌活动及出版编辑诗集诗选,正是他们以不可忽视的力量推动着新诗潮的发展和流变。大学生诗人在那场诗歌大潮中也是人才频出,当下诗坛的中流砥柱譬如西川、海子等等,无一不是当时大学校园诗歌的产物。”

  在本届诗歌节上,也有不少校园诗人表示,诗歌、诗社和诗刊在今天的大学校园内尽管日趋边缘化,却依然是一道独特而不可或缺的人文风景。刚从中央民族大学当代文学专业硕士毕业的马小贵是朱贝骨诗社的老成员,已经在《朱贝骨诗刊》上发表了十几首作品。在马小贵看来,这本诗刊就像纪念册一样,记录下他最宝贵的青春记忆,“校园生活和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忧郁、痛苦、快乐,我主要都是用诗歌来抒发和表达的,写诗的时候我就像是面对整个世界在唱歌、讲话。”

  正在读大三的周子晗和马小贵一样学的是文学专业,他说自己今后的就业方向是想致力于文学的学术研究方面,对诗歌的热衷可以算作一种学习和研究的需要,但诗歌对他乃至其他诗社同学们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诗歌的特质在于它能够生动、凝练地反映现实生活,又能寄托丰富的情感、情怀和思想,这些都易于和每个人自己的经验、想象相连通,尤其是思维活跃、富于激情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它所打动。我们诗社的作品很多都是对自己真实生活和心态的写照,大家觉得写诗这种方式又直接又畅快。再说诗歌的语言又那么美,节奏鲜明,还有着音乐一样的韵律,读诗、写诗都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因此周子晗说他和历届诗社的学哥、学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不管有多少困难,都要坚持把诗社和诗刊办下去,“既然诗歌已经没办法再成为社会主流,那我们就更要为热爱诗歌的人们多创造一些交流的空间,留住这一方净土。”就如同朱贝骨诗社的创办者在创社伊始便发出的郑重宣言:“我们相信,诗,不止于一种表达,同时也代表着反抗滞涩人生的生存方式;我们也相信,当代诗人不会缺席于当代生活。”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大学生诗歌节选

  品园秘密传说(节选)

  李海鹏

  身后,教学楼如巨帆鼓动。

  他们终于踱下楼梯,像几个水手

  享受着在冰山之间移位的快乐。

  不远处,一辆自行车一闪而过。

  多美啊!一头失群的小海豚

  跃过船舷片刻,又倏忽隐入海水。

  一团黑暗里,它独自找着什么呢——

  是初夏的弦月,还是八十年代痛失之鳍?

  浑河的三个瞬间(节选)

  王辰龙

  正月第六天,近岸的水底仍曝露,

  像田野

  在晚冬备孕,黑旧着,满是机械履带的碾痕

  孩子越过冻紧的沟壑,河心不再险恶,

  他

  懒散随后,仿佛过劳的轮胎,

  哈出二手烟霞

  与下午的家宴酒,

  并腾手拍下寒假、童年

  与林间那黄色挖掘机。

  新工程是沿河铺展的

  木板路,

  目光也绕满刨花的气味,

  看古树

  如电厂遗址的高炉,兀立于河岛。

  他们踩上

  冰面,鞋底残雪的闷响,

  被孩子听成水下

  巨怪的低喘:

  它停止南风季的饕餮,

  正猫冬

  半梦半醒地吐出计划经济的鱼骨。

  归来者

  又将骑起白色的带鱼速速入关,

  去乞活乞爱

  乞太平;

  而南岸,“外滩叁号”“新加坡城”

  已准备点灯,

  更多的家庭,

  把摇摆的工资单

  包入昨日水饺。

  忍冬鸟掠过桥下的足球场

  草坪常青,夕光里人造的不朽,冷硬而暧昧。

  照片提供/朱贝骨诗社

  11月9日电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公众号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日表示,佩恩外长对中国和中澳关系作出了积极表态,表示澳大利亚欢迎中国在开放发展中为国际和地区所作贡献,认为一个繁荣的中国对世界是积极的,中国影响力的增强也是自然的。

  在11月9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8日宣布,澳将向太平洋岛国提供20亿澳元基础建设基金。有分析认为,澳方旨在对冲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同时我们也注意到,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同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昨天举行了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如何看待中澳在太平洋岛国问题上的关系?

  华春莹表示,昨天,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在北京举行了第五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相关消息我们已经发布。佩恩外长对中国和中澳关系作出了积极表态,表示澳大利亚欢迎中国在开放发展中为国际和地区所作贡献,认为一个繁荣的中国对世界是积极的,中国影响力的增强也是自然的。她还表示,莫里森总理领导的新一届澳大利亚政府致力于深化澳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相互尊重彼此差异的基础上加强对话与合作。

  华春莹提到,王毅国务委员表示,此次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最重要的成果就是明确了中澳关系的正确方向,中澳关系应当校准航向再起航。中方赞赏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领导人公开表示,澳方视中国的发展为机遇而不是威胁,致力于同中方发展长期建设性的伙伴关系。中方希望并相信,澳方会将发展对华关系的积极意愿进一步转化为实际行动。

  至于中澳在太平洋岛国问题上的关系,华春莹强调,中国同太平洋岛国间的合作是南南合作,是发展中国家和朋友之间的相互支持和相互帮助。中国、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岛国都同处亚太大家庭,中澳都希望岛国好,完全可以优势互补,为岛国的发展和繁荣作出各自的贡献,共同帮助太平洋岛国实现可持续发展。

原标题:发“促统文”遭围攻 许历农再发文誓以余年为捍卫道理

许历农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湾地区前“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许历农日前在脸书发出“我为什么现在促统”一文,遭到“急独们”围攻,据台《自由时报》10日报道,许历农再次发文表示,知道很多人会找理由指责他,但“誓以余年为捍卫道理而奋斗到底!”

许历农表示,他日前在脸书上PO出“我为什么以前反共现在促统”一文,原本是抒发情怀,但却被媒体传播到社会,引发一场风波,非常遗憾,谢谢支持和谩骂的朋友,让他一把年纪还能体会人性的另一面。

许历农表示,为何会“反共现在却促统”,因为现在的他年将百岁,也知道来日不多,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不求官、不求职、不求名、不求利,单纯的以天理良心,求全国同胞能富裕。

许历农话锋一转说:“我非常同情反对我的朋友们,你们有政治理想,有官位、有事业,求政治光环,生活待遇,今天你不这么说,说得不够大声、说得不够尖锐,说得不够让人惊心动魄,明天你的政治前途就会受到影响,甚至不再有说话的平台!”

许历农说,知道很多人还会找理由指责他,但他年纪大了,没精神和大家纠缠,他都当作没有好了。许历农最后也强调:“我再说一遍,我誓以余年为捍卫道理而奋斗到底!”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美推迟对欧关税豁免作出决定 欧盟:不会被要挟进行谈判!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朱梦颖]在美国宣布将推迟至6月1日再对欧盟、加拿大等国的钢铝关税豁免问题作出决定后,欧盟委员会5月1日发表声明称,美国的决定使得市场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这已经影响到商业决策。

法新社报道称,欧委会强调,欧盟应该完全和永久地免于这些措施,国家安全不能作为理由。欧盟还表示愿意就目前双方都感兴趣的市场准入问题进行讨论,但也明确表示,不会被要挟进行谈判,任何未来的跨大西洋合作计划都必须平衡和互利。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对此表示,德国已“注意到”特朗普的决定,但表示“仍在等待永久性的关税豁免”。

报道还提到,当地时间4月29日,欧盟三大经济体——英国、法国和德国三国首脑举行危机谈判。随后,法国总统总统称,如果华盛顿推进关税,他们已达成一致,“欧盟必须做好准备采取行动”。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石 羚

近日,日本东京成田机场发生的一幕,在舆论场引发不小争议。目的地降雪导致航班延误,因不满航空公司安排,部分中国旅客与当地警方发生冲突,甚至高唱国歌抗议。虽然当地中国大使馆第一时间介入处理,协调中国游客得到妥善安置并尽快转机,但由此衍生的讨论,也促人思考:出了国门,维权的“理”与“度”,应当如何把握?

在机场等得心焦难耐,因语言不通发生误会,这些都可以理解。然而,这属于任何国家都有的商业服务纠纷,并不意味着要通过国家领事保护来讨要说法,也不意味着要靠刺激民族情感来解决问题,而应在遵守当地法规的前提下充分沟通、合理维权。何况,一张机票就是一纸协议,航空公司已声明飞机延误免责的相关条款,游客在购买廉价航空机票时,应详细了解条款、明确各方权责。如果因个人诉求得不到满足,就主观认为“中国人”遭到了不公正对待,进而采取过激行为,有理也会变成无理。

我们已经彻底走出了积贫积弱的历史,现在则需要走出悲情敏感的心态。从提供便民服务,到海外撤侨,人民的安危和冷暖,祖国始终放在心上,也有足够的能力庇护我们的同胞。但正如网友所说,祖国是危难时的后盾,不是“背锅侠”,国家没有义务为非理性的过度维权埋单。已经施行的国歌法明确规定:国家倡导公民和组织在适宜的场合奏唱国歌,表达爱国情感。动不动就唱国歌维权,只能造成误会加深、紧张升级,更缺乏对国家标志应有的敬畏与尊重。

据悉,在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处理的各类不文明出游案件中,过度维权行为数量最多,主要原因就在于游客对自己在海外的正当权利、义务,对当地法律制度了解有限,对维权的方法和尺度认识模糊。入乡随俗、入境问禁,是走出国门的必修课。毕竟,只有相互理解、充分沟通,才能更好地保护自身权益,让出行更顺畅。

其实,乘客想尽快坐上飞机,机场希望能维持好秩序,航空公司则是以尽量减少航班延误作为提高运行品质的基本举措,各方的诉求是奔着一个方向去的,有着相同的利益交汇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此事也给各国今后如何处理类似问题,提供了一些宝贵的启示。比如机场,面对航班延误,如果有更充分的应急预案、更细致的服务对接,无疑将减小发生摩擦的几率。就旅行社而言,应当积极安抚旅客、促进各方充分沟通,而不是忽视延误播报,将责任推卸给他人。各自做好分内事,相信今后遇到任何突发情况,都能彼此理解,共同应对。

春节假期将至,更多人会走出国门看世界。但出去了,得记住咱是大写的中国人。每一位在海外的中国公民,都是展示国家形象的名片。随着海外维权渠道日趋多元、环境趋好,只要学会用法律、用理性成熟地表达诉求,我们的正常维权会越来越容易。无论何时,遵纪守法、按规则办事,才是大国公民应有的风度。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